来自 最新成果 2019-10-27 22:3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电子游戏网站 > 最新成果 > 正文

未曾那二种办法

图片 1

P42

图片 2

文殊菩萨


没有了这三种殊胜的方法,修任何法都完全无效。

P43

主要的正行修法部分,必须要离于概念与执着。

第二章 听法


一件善行必须完全地离于任何第二的念头与希冀、想像;应离于做者、受者与一个动作的概念。

P44

当我们做此回向时,我们应非常清楚于我们现在所做的是什么,就好像我们正和每一个众生携手协力般。

第一节 三要行

进入了佛门,想要让闻思修具有实义,让所修的法成为清净的正法,首先要了解“三要行”——前行发心、正行空性见、结行回向的意义和重要性。

其次,想要实修,必须从听法开始。因此,对于听法时,应有的发心和行为,也要有所理解,才能获得真实的法义。

龙钦巴大师讲过,欲求解脱者,闻思修佛法或行持任何大小善根,不可缺少三要件:

1.前行:在闻思修之前,要对一切如母众生,发出无边广阔的菩提心。

2.正行:中间过程的正行,要以三轮体空的空性见摄持。

3.结行:最后,要将闻思修的功德,回向给十方众生,希望众生离苦得乐,究竟成佛。

自古以来,成就者们一致认为,做任何善行,从前行的发菩提心,正行以三轮体空见摄持,到结行的功德回向,如果少了任何一个,闻思修等善法就不完整;相反的,具足三者所作的善行,都会成为解脱和成佛之因。

假如我们有了这三种殊胜的方法,我们便拥有了我们所需的一切。如果我们没有了他们,就没有了进步的方法。

「前行——发菩提心」

发心,就是在纷杂众多的分别念里,引发出特别的念头,也(接下页)


真正的修行是个必须被开展的东西。

P45

就是动机。发心,分为不善、无记、善的发心。

(一)不善的发心

不善的发心,包括救畏的发心和善愿的发心:

1. 救畏的发心

有些人遇到苦难、病痛和障碍,才寻找佛法来寄托。这种为了脱离病魔苦难,是求助庇护的动机。以这种发心学习佛法,不管修什么法,也仅止于救离这些怖畏,将学佛的定义局限得太小,受益有限。

当然,如果没有感受到痛苦,大多数人也不会学佛,所以祈求脱离痛苦是很自然的。我们反而要感谢病魔和苦难,让自己有机会进入佛门。但要知道,人生还有生老病死的种种束缚,只要这种束缚存在,一定还会在轮回六道中受苦。这种动机属于学佛的初期阶段,如果练习将心量放大,会更加受用。

2. 善愿的发心

有些人学佛,是为了满足生活所需或祈求事业顺利,想依靠佛法得到今生的利益,称为善愿的发心。这种祈求好报的心态,并不究竟,是用珍贵的佛法来交换世间利益,如此一来,再如何精进修持,也无法从轮回解脱,属于不善的发心。

我们也要反观自心,是否执着世间法而修行?我们知道,世间没有永恒的人事物,生老病死和荣华富贵,本是无常。无常来得很快,一切都会变化消失。所以,不要为了今生的痛苦和快乐来修行。(接下页)


在初修时这并不容易;在中途时亦不非常坚固;但在最后,它会变得极自然。

P46

(二)无记的发心

有些人学佛求法,没有什么追求的目标,没有善的动机,也没有不善的念头。巴祖仁波切说这种无记发心,连播下解脱的种子都没有,也有上师说没有善恶的无记发心,只能播下解脱的种子,无法真实解脱。

(三)善的发心

善的发心,可分为小士道、中士道和大士道三种发心。

1. 小士道的发心

害怕死亡以后,堕入地狱、饿鬼、旁生道等三恶趣,受到种种恐怖的痛苦,而希求来世能脱离三恶趣,获得人天善趣的果位。

这是为了来世的福报而修行,也是希求个人利益的自私心。其主要修法是断除十不善业,行持十善业。最高的成就,是得到轮回中的人天福报,无法脱离轮回,称为人天乘。

以这种自私自利的发心,即使持守出家戒律,所修的是小乘直至大圆满之间的法,都是获得轮回三善趣的因,而不会成为证得佛果之因。

2. 中士道的发心

有些人学佛修行的发心,是因为厌离六道的痛苦,而追求自己能从轮回解脱,为了获得声闻、缘觉的果位而修行。这是小乘的发心。

小士道人天乘,只能见到三恶趣的痛苦,但没有认识到六道(接下页)


予此修法及其他我们所采用的修法骨架强健的,是「三种殊胜的方法」:前行时,生起愿为一切众生而做而修法的菩提心;正行时,离于一切分心杂扰、执着和概念;结行时,为一切众生回向功德。这三种方法必须被应用在任何一种修法上,无论是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大手印、大中道或大圆满都一样。没有了这三种殊胜的方法,修任何法都完全无效。

P47

都是痛苦,而向往三善趣。中士道的小乘行者,了解六道都是痛苦的自性,希求自己一个人解脱,但这也是自私自利的动机,即使修持从小乘到大圆满之间的法,都算不上是大乘佛教徒。他们获证的最高果位是阿罗汉,也无法成佛。这种发心,比小士道更广大,但比大士道狭小,所以称为中士道的发心。

3. 大士道的发心

这是深刻体会六道众生受种种轮回之苦,心怀大悲,所以,学佛求法的动机,是希望一切众生远离苦因及苦果,获证圆满佛果而修行,也就是具足悲智的菩提心。这是大乘显宗和密宗的共同发心。

而三要行中的前行发心,就是排除无记心、恶心、世间善心、只求自我解脱等不良心态,生起菩提心。但真正的菩提心,不是口中说说的口号,也不是心中随意想一想的念头,而是清净真诚的心愿,这必须依靠方法观修,才可能真正生起。

前行的准备阶段要生起菩提心,它对我们的修持如同「技巧的方法」般。为何我们说「技术的方法」?在现代科技中,极有力的机器被用来代替以一千个人的手花一个小时方能完成的工作。那就是技巧的方法的意义。同样,如果我们以利益他人的纯净动机来做一件事,那么这个技巧的方法就会使这个行为有无限地利益和效益。身、语、意之中,决定行为的优劣中,最重要的是心意。因此,当起修时,我们首先要转心向内并审查我们的发心。

修行时,发心比法门重要

我们要知道,修行能获得什么果位,关键在于发心;不同的发心,得到的果位也会不同。如果有良好的发心,则任何微小的行善止恶之行,都将获得无边的利益。所以修行的动机,会比所修的法更为重要。

如果发心是为了今生或来世的名声财富,观修生起次第的寂静本尊,最好的结果,也只能转生到欲界天;如果观修忿怒本尊,则会转生为魔。即使修的是大圆满的立断和顿超法门,就算做到清净罪障、积累资粮,最多可以转生为天人;如果没有以清(接下页)


正确的思惟是这样的:「一切众生没有一个不曾是我过去生中的父母。现在他们全部浸陷于苦海中,他们都希求安乐,却不知如何带来安乐。我希望帮助他们,却没有能力做到。因此我必须向圆觉渐进,以获得解脱一切有情众生离于他们的痛苦与无明的能力。」

P48

净罪障、积累资粮来配合,来世只会变成冬眠动物。冬眠时,这些动物也没有粗大的分别念,就像安住在无念的闭关中,仍然无法从轮回中解脱。

巴祖仁波切也说过,如果不具备出离心,以执着世间八法——利、衰、毁、誉、称、讥、苦、乐的心态,修的是小乘直到大圆满之间的法门,即使闭关九年,精进修行,则果报也就只有世间的名利财富,除此之外,连后世解脱的种子也不会播下。

菩提心,是所有修行中最殊胜的善巧,也是累积无量资粮的诀窍要门。如果不能转变狭隘的心量,学过的法不会真正受用,即使闭关、止语、念诵或打坐等等,也只是装腔作势,没有任何意义。很多人有机会接触佛法,但不清楚学佛的真实意义,获得的利益非常有限。

所以,要时时反观自心,不论是持诵一句咒语、一句佛号,或听闻深奥的佛法、顶礼诸佛菩萨、绕塔或绕佛时,一定要具备菩提心,这样才能累积广大的资粮,成熟无量的福报。

行者的一切行为都要以此方法而做,即使是像持诵一句「麻尼」,或绕一次寺院、塔等看似唯不足道之事亦应如此。以「愿为一切众生而做」的想法,去做每一件事,那么只要持诵一句六字大明咒,便可带来关闭下三道之门,并引领至净土的无量功德,其利益更将于多生多世中持续地增长。原因是,假如我们为一切众生而回向某一件事。由于众生之数无限,故其利益亦将无限。反之,持了一百万遍的「麻尼」而不回向其利益给一切众生,其功德将比为一切众生而仅仅持诵了一百遍的「麻尼」还少。

「正行——空性见」

正行空性见,是指在修行或上供下施时,能在空性的境界中行持,也就是三轮体空。所谓三轮,是指作者、受者、所作之事;而三轮体空是指这三者自性为空,并非实有。例如,修仪轨的时候,了知修法的自己、所修的法本、修法的行为等三者,自性为空,如梦如幻,而在没有任何执着的空性境界中而修。

以空性行持善法,就能让资粮永不毁坏,累积无漏的成佛之因。但这只有初地以上的菩萨,才能真正做到。因为菩萨证悟了(接下页)


主要的正行修法部分,必须要离于概念与执着。事实上,这意谓着具有对现象的空无本质——空性的完全了悟。但这对初修者而言,并不容易了解;因此,对我们来说,主要的重点乃是身、语、意,完全专心一致的运作。例如,我们的身体做大礼拜时,如果夹杂着一般闲语,而心中充满执着和憎恨的念头;这种只有身体的机械式礼拜,还不如别动较好。

P49

空性境界,了知一切的显现,都像如梦如幻之境,所以能在没有任何执着的状态下,行持六度万行。

我们应一直地结合身、语、意在我们的修行中;以身礼拜,以语持诵皈依祈请文,把意念保持专注于我们做这些礼拜的意义上才是。要记得当我们合掌置于额前,我们礼敬诸佛之身;当我们合掌置于喉间,我们礼敬诸佛之语;而当我们合掌置于心时,我们礼敬诸佛之意。接着,当我们以前额、双手、双膝触地时,我们礼敬诸佛之身、语、意、功德和事业,同时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五方一切众生,在我们的心中都转化成五种智慧。

毁坏善根四因

正因为我们还没有证悟空性,还有深重的执着习气,所以辛苦累积的善根资粮,在四种状况下会被毁坏:

1. 没有回向:做了善根之后,如果没有为了利益众生获得佛果而回向,则果报只会成熟一次,就会消失耗尽了。

2. 嗔恨心:我们在一千个大劫里,辛苦累积的一切善根,在嗔心生起的刹那,就会毁坏了。如同寂天菩萨(注解1)在《入菩萨行论》(注解2)所说:“一嗔能摧毁,千劫所积聚,施供善逝等,一切诸福善”。

3. 后悔:做了善行之后,又心生后悔,就会毁坏善根。比如,以前做了上供下施,可是后来懊悔自己布施太多,或认为只要少做一点就可以了,如此会使善根失毁。

4. 炫耀:炫耀自己做了多少善根善行,也会让善根灭尽。比如,做了一点点善事,或持诵了多少咒语、修了多少法,却常常有意无意向别人说,这样就会使善根失毁。

以上四种状况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有五毒烦恼,执着一切(接下页)


注:

1 寂天菩萨:约生活在七世纪中期至八世纪中期,原是南印度妙善古国的王子,后在那烂陀寺出家,是中观应成派的著名论师。他的思想及著作最大特点,就是以简摄繁,以及见解与行为相应,著有《入菩萨行论》、《集学论》、《集经论》等,是南瞻部洲六庄严之一。他也是一位密宗的大成就者,为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

2《入菩萨行论》:简称《入行论》、《入行》,作者是印度中观论师寂天菩萨。全书分为十品,将近千颂,系统地阐述了发菩提心、学菩萨行的修学体系,内容涵摄了八万四千法门的心要。这是修学大乘佛法的重要论典,自七、八世纪在印度弘扬后,即出现一百多部相关注疏,传入藏地后,也有二十余部注疏,几乎每个寺院都会传讲这部论典,同时被各教派大量的讲解、引用,甚至普遍认为若要做真实的修行人,必须精通此论。


这种心念我们应明确谨慎留心的维持着。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一个好的工作者就是一直留心于其事业中的人。他以身体专注在工作上,以其语来讨论什么该做、什么该避免,以其心极小心地思考着他正在做的事。否则你最后可能会像个裁缝时总是望着窗外、和所有在店中的人聊天的裁缝师;发现竟把正在做的衣服缝到自己的衣服上。

P50

实有而造成的。虽然凡夫还没有证悟空性,无法做到三轮体空,但如果以菩提心摄持善法,如梦如幻地看待一切,就是我们能做到的相似空性。

除此之外,我们也要以正知正念,善加自我观照,对于上述善根失毁的四因,尽量避免造作,不要让辛苦累积的善根资粮,轻易地耗尽消失。

在闻思修佛法的过程中,能以空性见摄持,是最好的。但毕竟我们还是凡夫,没有空性境界,就先着重把念头安静下来,专注修法就可以了。在大圆满前行中的不共内加行,具有殊胜的善巧方法,可以相似的体验三轮体空。

当我们说真正的修行必须是:「离于概念与执着」时,系指离于依恋着、离于醉心迷惑、离于散乱之心等等。如果我们做了一个一万块银币的广大供养时,我们不该以为:「噢!我做了如此的一个大供养!那对我的余生已经够了。我将要获取我的善行之果,享受其业果。事实上,我可能做了比任何人所曾做过都还大的供养。」一个以如此小心眼的态度所做的供养,事实上是极有限而相当无用的。我们应愿我们的供养能被无限制的倍数增加。假如我们供养了一百万,我们应该希望有能力供养两百万,同时离于慢心。

「结行——回向」

我们做任何善事,在前行时发菩提心,以此累积资粮;正行时,以空性见修持,不让善根福德毁坏;而要让福报增长的最佳方法,就是功德圆满之后,无私地回向十方六道众生。

发愿和回向的差别,在于有没有完成善根。发愿,是为善根设定目标,但没有做任何善行之前的愿力;而回向,是做了善行之后的愿力。所以,回向也是一种愿力。

《慧海请问经》说:“水滴落入大海中,海未干涸其不尽,回向菩提善亦然,未获菩提其不尽。”意思是说,把一滴水放入大海,在海水未干之前,小水滴也不会干涸。同样的,把善根回向遍智佛果的大海之中,直到究竟大菩提之间,都不会失毁,而且会越来越增长,使我们暂时得到人天福报,究竟证得圆满佛果。(接下页)


有四种徒费布施善行之事:希求回报、炫于他人、懊悔布施、与遗漏回向其功德给一切众生。简而言之,一件善行必须完全地离于任何第二的念头与希冀、想像;应离于做者、受者与一个动作的概念。

P51

修法时,我们的心必须离于有害的想法,否则将会像在美味的食物中下毒般地坏了整件事。同样地,如果我们想以身、语、意来做正确的修行,但我们却搀杂了执着、嗔恨与傲慢,我们的修持将不会有太多利益。假如我们能够同时净化我们的身、语、意,我们将会变得像是块完美剪裁与缝制的无瑕布料,或是一丝瑕疵也没有的宝石、钻石或蓝宝石般。

有毒与无毒的回向

这样的回向,包括有毒与无毒的两种回向:

1. 有毒的回向:回向时,将三轮——作者、受者、所作之事,执着为实有。

有毒的回向,即使得到了暂时的三善道,但因为掺杂有毒——对三轮有实执,还是无法从轮回中解脱,仍然会堕入恶趣。

2. 无毒的回向:就是三轮体空的回向。

没有执着而回向,就是无毒回向。真正的三轮清净回向,就像前面所说的,是证得空性的菩萨才能做到。虽然我们还未证悟空性,但可以作相似的三轮清净回向。

我们在闻思修或行善之后,可以具备四个要点——回向的善根、对境、目的、方式,来作回向。我们把自己过去所做的、未来将要做的、现在正在做的善法,以及佛菩萨的无漏善法、所有众生的有漏善法,全部合而为一,为了一切众生能远离苦因及苦果、获得佛果,回向给一切众生。

心里想着:佛菩萨怎么以三轮清净的方式回向,我也那样回向。然后念诵“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我今回向诸善根,随彼一切常修学”四句偈,也可再加上“三世诸佛所称叹,如是最胜诸大愿,我今回向诸善根,愿得普贤殊胜行”,这样就可以代替三轮清净的回向了。

第三个殊胜的方法,是结行时的回向功德,它将令此功德之果不断地增长,而代以一旦受用其果后,功德的享尽。不论我们做了一个或一千个礼拜,供了一盏或一千盏油灯,我们都应祈愿:「我为遍及虚空之一切有情众生,特别是我曾认为是怨敌者,回向过去、现在、未来所做之一切功德。」当我们做此回向时,我们应非常清楚于我们现在所做的是什么,就好像我们正和每一个众生携手协力般。我们不应以为功德被一切有情众生所分掉了,而要认为每一个众生都得到了全部的功德。

三要行,圆满福慧资粮

龙钦巴大师说:“前行发心正行空性观,结行回向次第摄受之,行解脱道总持三要行。”大乘显宗和密宗的一切法,都不会(接下页)


如果我们将任何行为,都辅以这三种殊胜的方法,即使不是像持诵了几十亿遍心咒,或供养了大笔的钱财那般明显地广大行为,也将会有无量的、真实的利益。

P52

超出三要行的范围,它包含了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涵摄了世俗谛和胜义谛。

不论显密,想得到佛的果位,都必须净化了基二障——烦恼障和所知障、圆满了道二资——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才能获得果二身——法身和色身。而要净化二障、圆满二资粮、获得果二身,就必须具足三要行。

其中,前行发心和结行回向,是福德资粮;正行无缘的空性见,是智慧资粮。而以福德为主因,智慧为助缘,可以获得佛的色身;以智慧为主因、福德为助缘,可以获得佛的法身。所以说,想圆满佛果,这三要行缺一不可。

以前在佛学院学习时,上师总是一再提醒我们要记得这三要行,我们则要经过很多年,才熟悉这种思维。一些听闻过很多佛法,精进勤修的佛教徒也比较容易理解。

当然,只有了解道理,却没有如法去做,也没有太大意义,实际运用才是最关键的。如果你能时时思考并运用三要行,就会明白其中的奥妙。所以,希望大家在闻思修和行善之前,要记得对佛菩萨生起强烈的虔诚心,并具备三要行来摄持。(接下页)


由于纯正、广大的发心——菩提心,因此大乘方堪称「大」。失去了菩提心,即使我们称自己是大圆满、大手印或大中道的修行者,我们也仍是在自私的狭隘道上。

假如我们有了这三种殊胜的方法,我们便拥有了我们所需的一切。如果我们没有了他们,就没有了进步的方法。真正的修行是个必须被开展的东西。我们必须去转化我们自己,如果从初修时,我们便完全地离于执着与嗔恨,并持续地将无量有情众生放在心中,我们便已准备好被启发了悟,并且不需要在最初的地方修持。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也就是为何我们需要去留心教法的意义,与警惕于观照我们身、语、意的所为。如果我们如此的修持,我们将会在道上有进步,而没有太多地困难。就像个曾被良好扶养小孩,我们能够从他如何吃东西等等行为中看出来,因为他的心曾被这种训练所改变。

我们必须能在日常生活中,把我们禅修中所发现理解的保任住。否则我们可能会以为我们已达到一种高的层次;但事实上却将在我们所遭遇的第一个障碍上跌倒,并且我们也将无法处理日常生活中所遭遇到的不同环境。禅修与禅修后的时段,都应该彼此补充、加强,否则将会很难达成解脱。

在初修时这并不容易;在中途时亦不非常坚固;但在最后,它会变得极自然。因此,在刚开始时我们更必须要用最大的努力与勤勉精进。请好好的想想这番话。

本文由澳门电子游戏网站发布于最新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曾那二种办法

关键词: